巴山腹地平利行

2007-05-23 09:20:42 admin 0

巴山腹地平利行

——西安中国画院平利采风记实

五月的安康,娇阳把他那如火的热情毫不吝啬的撒落在青翠欲滴的群山之中。借着这股热情,西安中国画院一行十八人来到安康市平利县进行为期一周的采风写生活动。

晚饭过后,画家们趁着初夏之日大巴山腹地物有的夕阳余辉,登上茶山,尽情观赏这里的山山水水。极目远眺,烟岚飘渺中,浓浓茶香伴随阵阵山风扑面而来,大家喊啊,跳啊,好不过瘾。这正是:近观遍地香茗迎新客,远望漫天碧螺奉真情。

次日清晨,薄薄寒雾笼罩着山庄,太阳迟迟不肯露脸,似要给我们这些远首而来的客人多一些梦境。吃罢早饭,久居闹市的画家们一个个急不可待的登上中巴,直奔今天的第一站,长安古镇。

沿途景色自不必说,进得古镇,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黑瓦白墙,典型的徽派建筑掩映在修篁肥樵之中,真有梦游江南之感。正当我们被古镇的景色迷得神魂颠倒不知南北的时候,天公却和我们开起了玩笑,久旱来雨的平利县唏唏啦啦下起了雨,且越下越大。大家只好带着些许憾意观起雨景。

出得古镇,又冒雨登上了一脚踩两省的秦渝交界之处——关垭。古楚国长城遗迹隐约可见。

午饭过后,雨下得更大了,不能沉醉于大自然的美妙,大家不是休息,而是在室内摆起了“战场”。一幅幅包含对平利人民深情厚意的书画作品挂满四壁。由于画案有限,一时不能挥毫的书画家竟在走廊画起了速写。

巴山一夜雨。大家甜梦长。担心9日的天气和八仙镇之行。天公真是作美,丽日和风,不冷不热。从县城到八仙镇,四个小时车程,画家们尽情领略巴雨后所独有的自然风光。遇到可停车的地方。大家或拍照,或速写,或为山民充满憨情古意的神态所感动;或为经经日月风霜雕凿的古屋残石所陶醉。一个个自觅其所,自得其乐。

欢快的车轮伴随我们横穿古仙湖,翻越冯家梁,于中午12时许来到八仙镇。

八仙镇因曾是八仙修炼之地而得名,位于巴山主峰化龙山脚下。这里河水清澈,水位落差大飞瀑流泉随处可见。化龙山主峰直入云宵。

午饭后,大家稍适休整即融入高山峡谷之中。外出采风,难得有一个下午的时间进行写生,画家们如痴如醉,拍个不断,画个不停,仅这一个下午,一个景点就拍照片500多张,画速写80多幅。当大家恋恋不舍的回到住处,夜幕已经降临。

5月10日,是此次行和的一个制高点——游览千家坪森林公园,画家们起了个大早。山里的气候娃娃脸,说变就变。昨天还是大红的日头。今天就黑着个脸,象是考验大家进山的勇气。汽车一路巅簸,驶向千家坪。随着海拨的增高,群山一个个被踩在脚下,升腾的浓雾为巴山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突然一个转弯,不知谁一声惊呼,大家忙视窗外,白茫茫一片,几乎看不到山,望不见路,只见云在脚下飘,车在雾中行。大有随画飘落万丈深渊之感。待到大家回过神,眼前一片开阔地,木制的门眉上“蘭池”二字赫然在目。该不是进入了仙镜,还是出现了幻视,高山顶上何来湿地。原来,这里曾是一汪湖水。传说王母娘妨的侍女迷恋这里的湖光山色不能自拨,王母一怒之下,命雷神在湖边炸开了一个口子,放于了湖水,如今这里仅存湿地。

离开“蘭池”,车子渐近佳境。约莫十多分钟,来到景区第一观赏点,只见一座高约数十米的石桥横贯峡谷之间,急流之上,桥上百丈石峰直冲天际,桥下万吨巨大石斜卧险滩。把个急于出山的激流圣水挤成了絮,压成了雾。

惊喜的绉纹尚未展开,天书般的巨石从谷底拨地而起,迎面而来,名曰“雷劈石”,传说上古时有一蛇妖,藏于巨石下,时常出来祸害进姓,天公震怒,命雷神劈开此石,降服了蛇妖,故此得名。上得巨石,只见长十多米,宽五——六米的石面上被齐刷刷切开一道貌岸然宽30公分,深约数十米的在峡,号称“一线天”几株“红豆杉”点缀其上,凭添了几分雅致。顺着尚未开发到位的“羊肠石板路”下到谷底,几株巨形杜鹃花摇曳着迷人的身姿迎面扑来,其色迷眼,其香凝魂。对于天性敏感的书画家们来说更是不胜其感。一个个七倒八歪,象是喝了几桶陈年老酒。性急的谭卫平,刘小凯,商文彬……等,脚跟未稳,速写本已经打开;再观脚下,巨石之上,一层厚厚的琼花落叶凝成的覆盖物,踏上去直叫人有席梦思的感觉。李亚婷、李桂蓉、严肃、兰雨等女画家们细觅其间。欲醉之情尽现眉宇之间。更有范华副院长、杨凡、马良、王明方……等一手速写本,一手照相机,左右开弓,虽近中年,娇健的身手象是回到了二十年前。邵勇、小袁……等青年俊秀,一个个身轻如燕,眼疾手快,让人惊羡不已。老画家余凡、王文业……等,眼到之处,美景早已幻化成绮丽的画面。在脑飘荡。更要一提的是王犇主任他不仅要拍要画、负责联系大家的吃住行,还要注意全体人员的安全和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意外。当然,接待方平利县计划局的李局长,贺主任,文化旅游局的吴局长等更是全方位关照。这些一过即逝的精彩画面把个人迹罕到的神秘峡谷点缀得如梦如幻。

正当大家沉迷其间,乐不思蜀的时候,天公不知是因为感动,还是因为伤怀,忍不住把一腔激情化作天雨撒了下来。

山里的雨难测大小,不知长短,为了安全,带队立即改变计划,收兵上车,大家只好带着无限卷恋和深深的遗憾回到车上。

此次平利之行,旅游局和计划局已和我院达成了初步的合作意象,准备在平利设立我西安中国画院的采风基地,我院画家们也通过画笔宣传和介绍平利美丽的山水文化,王西京院长还特别为平利县政府挥毫题写了:“女娲故里,茗香醉人”。在为期一周的行程中,画家们共同现场创作速写三百余幅,拍摄资料近万幅,现场挥毫答谢平其政府国画作品近百幅。

再见了,千家坪,再见了平利县,再见了大巴山。收回遗憾,绽放笑容,期盼着下一个平利之行吧……

 

西安中国画院

雨中秦巴行

西安中国画院

美景尽收尺幅间

西安中国画院

秦楚交界线

 

西安中国画院

途中小憩

西安中国画院

山野偶得

西安中国画院

巴山密林有奇葩

西安中国画院

采风全家福

西安中国画院

力顶千钧

西安中国画院

女帅风范

西安中国画院

秦巴珍宝——娃娃鱼

西安中国画院

飞瀑如绢

西安中国画院

林场工友

西安中国画院

辛勤劳作

西安中国画院

陶醉其间

西安中国画院

采写纯真

西安中国画院

古宅寻幽

西安中国画院

绞古蓝丰收了

西安中国画院

乡情如故

西安中国画院

画院新一代

西安中国画院

畅游平利县城

西安中国画院

新农村里好风光

西安中国画院

小凯老师好勤奋

西安中国画院

山美人更美

西安中国画院

车上联欢会

西安中国画院

相濡以沫白头携老

西安中国画院

岁月的脉络

 

 

文:王明方

摄影:王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