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翠含丹——历代中国仕女画的艺术旨趣

2015-03-03 10:33:14 djx526 0

  从近期古装美人剧的热播到仕女画作品的大众收藏来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仕女画需要欣赏,找寻不同时代、不同画家笔下的艺术特色和绝妙技法;需要品读,探求社会赋予她们的深刻内涵和那一特定历史时期的精神诉求更需要沉淀,从女性图像的角度去发散思索中国千余年来的历史文化。

  2月7日—3月8日,“横翠含丹——辽宁省博物馆、沈阳故宫博物院、旅顺博物馆藏仕女画展”在辽宁省博物馆展出。作为辽宁省博物馆旧馆的收官之作,辽博更是拿出4件国宝级文物参展,有观众耳熟能详的唐周昉《簪花仕女图》、宋人《摹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描绘唐玄宗和嫔妃骑马击球场景的《明皇击球图》,以及堪称中国仕女画典范之作的《摹顾恺之洛神赋图》。

  周昉(生卒年不详),字仲朗,长安(今西安)人,官宣州长史。他游于宫廷与豪门之间,常见贵而美的妇人,对她们的生活十分熟悉,因而所绘仕女十分精妙,为中晚唐时期人物画的主要代表画家之一。

  “唇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借佳句以形容古画中的仕女。仕女画又称为“美人画”、“士女画”,原指以封建社会中上层士大夫和妇女生活为题材的中国画,后来专指中国古代宫廷画中以贵族女性为题材的画作,是我国传统人物画的重要组成部分。历代画家按照自己心中“美”的理想来塑造中国仕女形象,通过姿态各异、优美动人的仕女来反映当时的社会生活,传达特定的艺术旨趣和审美理想。画中女性美丽的容貌,优雅的服饰,一直被后人津津乐道。一个个女性生活的生动场景,更是成为后人研究宫廷生活的珍贵史料。优美的仕女画仿佛是一件温雅不俗的文房清供,点缀着历代文人墨客的生活情趣。这也许就是仕女画的魅力所在。

  战国、秦汉:起源期

  仕女画历史悠久,它的起源甚至可以追溯到战国、秦汉时期,在长沙楚墓中出土的战国帛画《人物龙凤图》被认为是我国最早期的仕女画作品。

  魏晋南北朝:成熟期

  魏晋南北朝是仕女画的发展成熟时期,描绘的女子主要是古代贤妇和神话传说中的仙女等,这类形象的原型一般来自于诗、赋等文学作品和民间传说。画家在表现这些远离现实生活、带有理想化色彩的女性时,最为关注的是如何通过对女性外在形体的表现,张扬出其内在的精神气质。从目前存世最早的卷轴仕女画,东晋顾恺之依据曹植《洛神赋》诗意创作的《洛神赋图》(宋人摹本)中对洛水女神的描绘,可见典型的魏晋美女瘦骨清象,气度高古的风姿。

  唐代:繁盛期

  仕女画的发展在隋唐时期日臻成熟,特别是唐代作为封建社会最为辉煌的时代,也是仕女画的繁荣兴盛阶段,画家们以积极入世的行乐观密切地关注于丰富多彩的现实社会,尤其热衷于表现贵族妇女闲逸的生活方式,通过对纳凉、理妆、簪花、游骑等女子的描写,向人们展现了当时上层妇女闲逸的生活及其复杂的内心世界。张萱、周昉是这一时期著名的仕女题材大画家。周昉笔下的《簪花仕女图》描绘了唐代宫廷妇女闲适的生活情态,开创了“衣裳劲简,彩色柔丽”的仕女画风,观众可以看到画中人物罗裙的半透明质感,精妙至极。

  宋代:承袭、创新期

  到了宋代,政权相对稳定、文化昌盛,在仕女画的创作上承袭了唐、五代兴盛之势而又有所创新,尤其是在题材方面,其表现范围已扩展到前所未有的宽泛地步,人物造型严谨,形体比例准确,体态生动自然,可谓“现实美”的仕女类型。

  元代:寂寥期

  元代是仕女画发展的寂寥期,鲜有作品流传。

  明代:发展期

  明代仕女画在文人画家的积极参与下获得极大的发展,题材上除肖像外,戏剧、小说、传奇故事中的各色女子则成为画家们最乐于创作的仕女形象,带有一定唯美主义色彩,人物线条细若游丝,细劲流畅,极具古典之美。

  清代:概念期

清代仕女画作品被抬高到居山水、花鸟等表现题材之上的至尊地位,这时期的仕女画在创作上日益脱离生活,成为一种概念化、程式化的表现方式。画作中的女子无论是贤妇、贵妇、仙女或从军习武的花木兰、梁红玉等皆拥有着修颈、削肩、柳腰的体貌和长脸、细目、樱唇的容颜。不论是宫廷画家焦秉贞、冷枚,还是文人画家改琦、费丹旭等,均以表现女性“倚风娇无力”的仪态为他们的审美追求。

01.jpg

明佚名仿周昉调琴啜茗图

130×28.4cm辽宁省博物馆藏

  《调琴啜茗图》,又名《弹琴仕女图》、《宫妓调琴图》,传为周昉所作,并为其仕女画的代表之作。图绘3位坐于庭院的贵妇,在两位侍女的陪伴下,或把弹调音、或托盏品茶,表现出贵族妇女闲散恬静的生活。《调琴啜茗图》现存多幅摹本,如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收藏的完成于宋代的绢质摹本、弗利尔美术馆收藏的绘制于明代的纸质摹本、京都国立博物馆收藏的带有仇英款的绢质摹本。极为巧合的是辽宁省博物馆收藏有两卷《调琴啜茗图》,一件为清宫旧藏,曾经《石渠宝笈》续编著录,署款“周昉”,实为后人仿本。另一件则为清代扬州画家管希宁所摹。两件与前述作品均作同一主题内容,此件为清宫旧藏之本。

 02.jpg


北宋佚名摹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

148×51.8cm辽宁省博物馆藏

  《虢国夫人游春图》,原作出自张萱之笔,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载张萱“虢国夫人出游图传于代”。宋徽宗朝访求天下法书图画,虢国赫然在列。此卷《虢国夫人游春图》虽出宣和画院的画家之手,仍具盛唐特色。仕女造型丰腴、端丽,色彩鲜艳、明快,人物表情闲适、潇洒,画面充满了杜甫在《丽人行》诗中所描述的意境。前隔水有金章宗完颜景仿瘦金书“天水摹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题笺,天水为赵姓郡望,代指赵佶,因而以往鉴藏家亦有将此幅定为宋徽宗摹本的。


03.jpg

唐周昉簪花仕女图

180×16cm辽宁省博物馆藏

  唐代是仕女画的繁盛时期,当时张萱和周昉的仕女画被奉为“张家样”和“周家样”,成为一代楷模。现藏于辽宁省博物馆的这一件周昉《簪花仕女图》,展现了唐代宫廷嫔妃骄奢闲适生活的一个侧面。全图分为“戏犬”、“慢步”、“看花”、“采花”4个情节。图卷右起是一位身披紫色纱衫的贵妇,手执拂尘侧身转首逗着一只摇尾吐舌的小狗。另一贵妇则肩披白纱,身着罗裙,右手挑起纱衫,左手招弄小狗。两人形成响应。另一贵妇凝视着手中的小花,似在沉思。其身后站着一个手执长柄团扇的侍女,低眉顺眼。再向前又一贵妇手里捏着一只蝴蝶,回首望着悠闲的白鹤。远处还有一位身披自纱的贵妇,娉婷而来。整个构图远近高低,错落有致。人物形象则丰腴肥硕,神态安闲。勾线劲细流畅,风姿毕现。设色富艳浓丽,显出肌肤的质感和服饰的轻薄。以写实的表现手法传达出雍容的情致。此图的衬景如玉兰、仙鹤、拂葆狗也反映了当时花卉。